深圳体育展-CISP-2021深圳国际体育展览会(官方网站)

2021年元旦神农架老君山徒步小记

 我组织的2021年元旦跨年老君山穿越活动一共来了22人,南昌的5人:香椿叶,无名,远远,遥望,风云;南阳6人:孤龙翔天,背包客,大圣,诺依,北极冰,三两六钱;武汉山在那里带了5人,
重庆父子李天准,李海涵,大学生茂,武汉的常乐,山鸡。
    这次活动我又创造了几个第一次:第一次带了一个8岁小驴友走老君山无人区,第一次穿越老君山走了夜路,并且走到晚上十点钟;第一次走自己没走过的老君山线路:木鱼——国际滑雪场——狐仙洞——阿弥陀佛垭——杜鹃林(营地)——城墙岩——老君山顶——迷魂岭——老君寨——野猪林——原始森林——马家湾(营地)——蚂蟥沟——乌龟峡——叶家垭——彩旗村——木鱼;第一次在老君山被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围追堵截。
    12月31日晚上,神旅户外公司M给我发信息,说国家公园元旦搞检查,叫我们元月1日晚点出发。我有种预感:这次活动有点麻烦,国家公园营云盘检查站工作人员肯定要搞鬼。
    因为以前神旅户外公司每年给国家公园交过路费三十万。2017年以前户外公司收取驴友进山费150元每人,每年收入有500万左右,给国家公园检查站分三十万也没问题。
    后来神旅户外公司w总作死,把费用直接提到600元每人,这样搞了三年,到2019年底,就把户外公司搞倒闭了,当然也没有钱给检查站交过路费了。因此,国家公园工作人员也找各种理由不让你进山。
    果然,元月1日当我带着队伍走到天生桥前面,就被云盘检查站长老Q拦了下来,说现在防火期不让上山。我只得和M联系,M也是焦头烂额,很多队伍被拦住不让进山。最后M说叫我带他们调头,走神农架国际滑雪场进山,这边不属国家公园,没有人拦截。
         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    因这边不敢超载,我只得多请了一部车,又要多跑几十公里,这次活动车费都要贴七百块,但为了能把活动完成,亏本也要搞。        
   当我们来到国际滑雪场,时间已是上午11点,如走彩旗村这边,我们都已出发两个小时,走出四公里路了。       在这边也不顺利,滑雪场的工作人员又拦着不让我们进,我只好又打电话给M,他打电话找滑雪场老总沟通过后才放行,这样一折腾,出发都12点了。         
    从滑雪场到老君山这条线路我没走过,幸亏请的向导老刘知道怎么走。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 这条路线没有什么悬崖峭壁,但路程有点远,约有12公里,还是有点强度,听向导老刘说他带队走一般七个小时。      
    我叫老刘带走的快的驴友们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收队。        
    做向导十多年,这次是我被累的最惨的一次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让重庆的老李带他八岁儿子来穿越是个重大失误,他儿子的小包我全程都要提着,虽没多重,也消耗了我不少体力。         
    还有江西的老驴风云也走不动,他的好基友无名在后面照顾他。而我要在前面走半个小时,就要回来接他。这样来回折腾,把我自己也累垮了。      
     没办法,我只好打电话叫老刘到营地了回来接他,这时已经晚上七点钟。本来叫背夫老陆回来接老李,但背夫说他累坏了,开200元工资都不想来了。      
     当我带老李父子走到阿弥陀佛垭的羊圈时,小孩实在走不动了,他哭着要在这住下来,明天再走,我只好同意。大约八点钟, 我只好一个人胆战心惊的上路了,在这荒无为人烟的鬼地方一个人走夜路说不怕是假的,我只好拿出手机放那些高昂的歌曲给自己壮胆。结果是我晚上九点半才到杜鹃林的小木屋,平时只要一个小时的路,我走了一个半小时。
     感谢武汉驴友山在那里,他们到的早,做好了丰盛的饭菜,邀请我吃了一餐饱饭,幸福感满满,所有的不快 一扫而光   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向导老刘去接风云和无名两个人,差不多十点半才到营地小木屋。让我意外的是,重庆老李也带着他八岁的儿子走上来了。这样一折腾,我们睡觉都快十二点了,今天确实累坏了,一躺下就睡着,一直到早上七点才醒。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元月2日       晴转阴
    早上七点半我才起床,背夫老陆己经在另一间小木屋生起了柴火。
    今天只有七个小时的路程,所以我们都不慌不忙的洗漱吃早餐,这样搞到九点半才出发。
     风云很有自知之明,早上他自己就出钱请向导老刘帮他背包,他自己轻装跟背夫在前面走,免得到时拖后腿。
     我带二十多人半小时走到老君山顶脚下,这时天气变了,大雾从四周弥漫过来,又刮起了大风。这时突然降温,起码在零下十度,我的手都冻僵了。
    我叫他们自己上去,我在山下和几个不想上山的南阳驴友在下面等候他们。
     这样等他们差不多一个钟,才在我不断催促中才下山。我们在山下等,脚都冻木了,有的等不及都在前面走了。我怕前面的人走错路,只得跟上去,叫他们后面的人跟我的脚印走。
    当我们走到了另一个营地花岩窝附近时,遇到了云盘检查站长老Q带着五个人来拦截我们了。
     老Q怒气冲冲训斥我:说没经过他的同意,为什么要私自上山?
      我说:“我是在M那里办了手续,我才带人进山,你去找M!”
     老Q要我把我的队伍带下山,我当然不会听他的了。但我也假装配合他说着不疼不痒的话,和他周旋着。我们的人都不理他,越走越远,他们也亳无办法。
      最后老Q气急败坏说狠话,下山一定要公安抓我,关我几天。
      我说:“我是本地老百姓,我也要吃饭,你不让我带人搞穿越,你给我发工资吗?”“你们不让我们采药,不让我们搞户外,那你给我安排工作好了!”
     最后老Q实在没办法,只得让我走了。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接下来的故事很简单,向导老刘在前面带大部队先到马家湾营地,我在后面照顾老李父子两个,于下午五点半到营地。        在马家湾露营一晚,于第三天十一点半到达终点彩旗村黑水河,结束了为期三天的穿越活动。        后记:下山回家之后,我听说元旦有五支队伍上老君山,其中有两支队伍被国家公园检查站工作人员劝阻下山了,我的队伍能完成穿越算是幸运的。         思索良久,我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。于是我写了一封信发到了省长信箱,名字叫作《国家公园成立三年了,神农架本地村民越来越穷了》。大意是说,国家公园成立之后,不让村民上山采药,也不让村民当向导带客人上山探险挣钱,你让村民怎么生活,你要给村民一条出路。         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,但昨天国家公园信访办给我打电话,说我给省长信箱写的信转下来了,要我签字。      也许我写的信会起点作用吧,至少有点改变,我拭目以待。


行业资讯

参观登记

参展登记